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有话直说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我不一定同意你说的每一句话,但我真的需要平等的对话。

编者按:文章转自公众号Vista看天下,作者:贾小凡

当马东和他最得意的产品《奇葩说》突然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人们莫名回忆起2017年他和许知远的那次对谈。

那时,认为大发11选5文化“粗鄙”的许知远被视为高高在上装清高;

而马东,则是当代一个有知也有识的中年商人向年轻人兜售大发11选5文化最成功的范本。

他全然接受商业逻辑,乐于迎合娱乐的潮水,热情地拥抱“95%”的大众,也让许知远对精致和深刻的追求显得那么不合时宜。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当时这期节目引起了不小的舆论反响。

有人批马东太过“犬儒主义”,也有人赞他才是真正懂得与时代和解的聪明人。

当时谁也没想到,转眼快三年过去,那场令旁观者相当尴尬的对话会在此时又被回忆起,而人们竟好奇地想知道:

如果现在许知远再和马东谈一次,又会谈些什么呢?

再谈什么或许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谈”本身——

过了三年,许多人突然意识到,能看到马东这样一个成功的商人跳出他的火爆综艺和点击量的牢笼,嘴皮子上不用再去讨好观众,只谈一些与自己如何看待这个世界有关的事情。

仔细想想,这种纯粹的谈话其实很少见了。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谈话节目都去哪儿了?

这背后,其实是中国谈话节目不断衰落的现实——

到今天,我们很难找到一个能让公众人物聊聊自身以外话题的平台,甚至连这种需求都变得很稀薄。

越是如此,越让人唏嘘从前:曾经,中国也是有过一些非常优秀的谈话节目,甚至在思想的启蒙上影响过不止一代人。

最经典的,莫过于1998年开播于凤凰卫视中文台的《锵锵三人行》

天南海北什么都谈、又谈着谈着就跑题,就是观众雷打不动地看窦文涛带着两个嘉宾坐一起唠嗑的最大魅力。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如果说《锵锵三人行》因为嘉宾的构成而偏精英视角,那么崔永元在它两年之前创办的《实话实说》,则像是更让平民大众觉得有发言权的谈话节目。

对于当时人们最关心的社会话题,节目邀请来的不止专家学者,普通观众一样能“实话实说”。

当巨星如罗大佑亲临现场时,它也没有变成歌迷见面会,普通观众反而可以和学者张颐武一起探讨,罗大佑歌曲的艺术性有没有被商业性抹杀。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一南一北两档几乎同时出现的两档谈话节目,奠定了二十年前做这样的节目到底想干什么的基础:

围绕某个议题,让在场的人们自由地交流彼此的观点。

如果严格参照这个定义的话,那么发展到现在还能称得上是谈话节目、且有一定影响力的,大概只有窦文涛在《锵锵三人行》之后又做的《圆桌派》了。

当然,你也不能说中国的谈话节目就这么消亡了。

因为以谈话为主要目的的节目还是存在的,只是它们在努力找外衣包装自己。

窦文涛、鲁豫都尝试过转型,带着自己的谈话对象掺杂一些真人秀因素,结果收效甚微;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鲁豫和董明珠

高晓松做《晓说》的时候,有时也会邀请明星大腕来对谈,不过观众比较喜闻乐见的是看谁能让他都插不上话。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剩下的,几乎都以当红明星为访谈对象。唯一能显得特别些的,是姜思达这种非典型性明星自己上阵,靠出色的共情能力挖出一些明星不为人知的侧面。

要么就是许知远这种本来就不是娱乐圈中人、离“访谈”隔着十万八千里的门外汉,一边总因为“不合时宜”被嘲讽,一边还是在执拗地和他想对谈的人“尬聊”。

但偏偏是总被吐槽的《十三邀》,在最新一季接连出了两场能引发人思想颤动的对话。

一场对话来自牛津大学人类学教授项飚。

许知远和项飚谈个人的尊严和意义如何重建,他提出了一个对许多人醍醐灌顶一般的概念:附近的消失。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另一场谈话的对象是著名历史学者许倬云先生。

老先生在一场对话里,浓缩了他一生中对人生和学术的感悟,厚度和密度都令观众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从互联网上对这两期节目格外突出的反响也看得出,人们有能力分辨,什么样的交流和思想碰撞是有价值、有力量的。

只是让人叹息的是,面向大众的中文谈话节目里,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高光时刻了。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十年,谈话越来越“安全”

从2017年9月《锵锵三人行》“暂时停播”后,这种能观照到社会与时代高度的精彩发言,注定是越来越少的。

衰落的不是节目的数量也不是在观众中的影响力,而是能明显地感受到,从二十年前到如今还留在大众视野中的谈话节目,后者统统“向内收着”了。

《锵锵三人行》在鼎盛的时候,喜欢说的东西很“野”。

开播19年,在长到看不见尽头的节目单合集中随便划拉几下,映入眼帘的话题都挺尖锐。

好谈时政、谈社会,从不回避会引发矛盾的话题,这是《锵锵三人行》非常重要的灵魂。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李玫瑾教授在《锵锵三人行》中谈有关性侵的案件

当社交网络愈发成为社会热点的主要战场后,从“于欢案”到“杭州保姆纵火案”,《锵锵三人行》也没落下过一次讨论。

可以说,互联网要是也没了记忆的话,《锵锵三人行》还有。

《实话实说》当年鼓励人们说的“实话”,则总是事关进入高速发展的21世纪后,随着时代变化出现的新的民生问题。

从第一期的“王海打假”开始,《实话实说》涉猎过家庭教育、青年婚恋、下岗工人、医患关系、弱势群体权益……

每个发表着意见的人都在和同时代的他人对话,也在和时代本身对话。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其实从这两档节目邀请来的嘉宾就能看出,那时谈话节目的视野永远是向外的

《实话实说》经常邀请法律、经济等各行业内的大学学者和专业人士,《锵锵三人行》嘉宾的公众人物属性则更强,王蒙、马未都、周轶君等名字都是节目的常客。

他们要么能援引专业的知识,要么对外部世界积累了丰富的认知。言之有物的观点碰撞,才是这些谈话的精髓。

但是,向外的视野逐渐变得有着难以捉摸的风险。

几乎是必然地,锵锵没了之后,窦文涛改办《圆桌派》再也不是老观众心目中“内味儿”——

虽然也经常邀请锵锵时的老朋友,但话题变得更聚焦于生活、文化、情感。圆钝柔和、不痛不痒。

更多的谈话节目,则倾向于与那些在舆论场上有争议的明星对话,试图挖掘一个人身处环境合力中的复杂性。

黄晓明、于正、张艺兴、周一围、柳岩……这样的人物是当下最受欢迎的谈话对象,而谈话的结果永远只关乎“我”。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黄晓明曾在《立场》中,与易立竞对谈

谈话节目虽然还在谈话,却逐渐习惯了不谈论个体自身以外的事情,注重自我感受。因为只有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但这种安全感,也有彼此不相容的时候。

《圆桌派》邀请陈坤和周迅那期,曾被批“有史以来最失败的一期”。

这二人明明给人的印象都是精神世界很丰富、感受力很强的人,但在已经很注重个人经验的《圆桌派》里却依然露了怯,围绕着个人经历的细节出不来,说不出更多能带给人启发的东西。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其实,这也暴露了谈话节目在当下的环境中,存在一种双向的尴尬——

一方面是做节目的人不得已地退缩到安全区内,但反过来想想,但真正有话可说的人又有多少,大众又还愿意倾听他们吗?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我不一定同意你说的每一句话”

至少可以想象的是,如果《锵锵三人行》今天还在像十年前那么办,可能早被网友的唾沫星子淹死了。

因为窦文涛和嘉宾们的谈话,能在如今被挑出道德瑕疵的地方,太多了。

《锵锵三人行》在面对一些大众有争议的话题时对私德的宽容度,可能是在今天难以被接受的。

对性道德的看法,反对“污名化小三”的言论……

单是马家辉一句“人生最恐怖的事,是我永生了,我太太也永生了”,对婚姻忠诚的“大逆不道”就足够让他被批判三天三夜了。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2011年的一期《锵锵三人行》话题

但在《锵锵三人行》的观众眼里,它最可贵的就是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话都有可能说。

当然,让人不爱听的也不少。

嘉宾观点互相反对的时候很多,但窦文涛作为节目的灵魂人物,从来不试图站边或评判谁赢了,只负责让每个嘉宾都自由地说。

唐小雁或许是《锵锵三人行》请过最特别的一个嘉宾——做过“老鸨”、开过黑煤窑,从纪录片导演徐童拍摄的主人公,变成了他的制片人。

你或许在道德上不认同她在节目中谈的自己为了生计经历过的事,但至少她作为真正经历过底层不堪的女性,发出了她的声音。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锵锵三人行》什么都能聊、经常跑题,大到世界风云变幻、社会正义冷暖,小到家里鸡毛蒜皮、个人情感纠葛,这就注定没有人永远是绝对正确,永远落不下话柄的。

唯一绝对正确的就是,大家都可以说出自己的观点,地位平等,心平气和。

窦文涛2013年在唐小雁那期节目里说的话,当时可能不太引人在意,谁知这价值观如今已经成了日常中难以寻觅的不寻常——

“每个人的处境很不一样,一个人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多大程度上是他自己选的,多大程度上是他不得不的,甚至是你多大程度上你可以坐在这儿去说他对了,他错了,你自己难道就真的立得那么高吗?有些时候我们不一定急着去做道德评判。”

别说他人观点能不能被包容了,就是窦文涛自己的个人风格,在如今的大众审视下,也动辄被扣上“中年油腻猥琐男”的帽子。

在锵锵的时代,他的圆滑和带着点“贼眉鼠眼”的幽默感,是调剂众人观点、让对话愉快进行的润滑油。

但如今在新一代的年轻人心里,一丝的轻浮都会被无限放大,留下的印象怕是只有“跟冯唐一起追问俞飞鸿不结婚寂不寂寞”。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后来从锵锵转战《圆桌派》的那些老嘉宾,多多少少也遇到过一样的时代新变化。

《圆桌派》爱谈大众文化,可梁文道们显然和如今由年轻人主导的浪潮有些隔阂,来到了一片他们并不能说是擅长的海域。

比如跟韩庚谈论东亚偶像文化那期,就因为观点比较片面、知识结构老化,遭到了追星女孩的猛烈抨击。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再也容不下这种“片面”——

公众人物的言论只能一步到位、滴水不漏。

而且,一旦因为一次不妥当的发言留下了负面标签,那么之后他所有的言论都天然带有污点、不值得一听。

“哦,就是上次说XXXX那货啊?他既然认为XXXX,那他还能说出什么好东西?”

这种“对人不对事”的思维越来越盛,注定现在办谈话节目当然挺没意思的——

人又不是全知全能的神,照这么严格下去,中文舆论场内迟早没有一个公众人物的话是值得倾听的,更没有讨论、启发与纠错的余地,还谈个什么劲儿呢?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我们不需要“对话”了吗?

再往深了说,或许传统谈话节目的式微,本身就标致着我们的舆论环境也在衰落。

任谁认真地看过一次《锵锵三人行》或《实话实说》都知道,真正的交流与对话是一个互相启发彼此的过程,是你一句我一句往下推进的过程。

这个过程里,很难截出一句不用上下文就能立刻看懂、直击人心,让人想立刻点赞转发的那种金句。

但偏偏,我们的娱乐方式和信息载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短平快的刺激才是当下夺取注意力的最佳方法

“结合我们以往的用户数据来看,长达半小时、一小时的节目,会让很多观众失去耐心,而短平快的访谈视频与网友随时随地刷手机的观看习惯更加契合,也十分有利于传播。”(出自娱乐资本论对网易传媒文创事业部总监的采访)

习惯了在短视频APP上刷“明星快问快答”的我们,看完一场漫长的、严肃的、要动脑子的对谈,其实在当下都相当奢侈了。

如果这类节目都停播了,一定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

与谈话存在的意义被抹杀同时出现的是,人们其实享受着“伪对话”带来的快感

有些因谈话而受欢迎的节目,看似在不停说话、交换观点,实则输出的却只是碾压了什么而高涨的情绪。

《奇葩说》将辩论的各路技巧轮番上阵,六季下来充分证明了它只会让旁观者什么都不认为、什么都不相信。

《金星秀》一度是很受欢迎的明星访谈节目,但它的卖点其实跟爽剧没什么区别:今天手撕不背台词的“数字小姐”,明天暗讽小鲜肉没演技,口舌之快和真正的观点差着十万八千里。

这都是单方面的输出,并不是对话。

当然了,在如今的舆论环境中,谁又敢拍着胸脯说自己知道该怎么对话呢?

这个最基本的交流形式,其生存空间早就被挤压得所剩无几了。

在舆论场中,我们会对骂,会阴阳怪气,会高喊主张,会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撕对方阵营,会偷摸在自己的地盘说两句话,会点赞把自己支持的观点顶上去,或者干脆懒得说话。

但唯独越来越不知道,一场有理有据、互相尊重的平等对话,该长什么样。

毕竟我们失去了得体的示范,只剩下在激烈的战场厮杀中耳濡目染。

所以,谈话节目的式微让人惋惜的不止是节目本身,更是让见证过思想该如何碰撞、却又归于沉寂的人感到齿寒:

怎么就被丢掉了?还找得回来吗?

文章授权转自公众号Vista看天下,作者:贾小凡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最近有一首歌突然爆红,我挖了挖背后的原因…

音乐猛料

周杰伦&蔡徐坤: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内地大发11选5

作到退赛,这不是她自找的吗?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845
阅读量
51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