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有话直说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老师太难了。

一转眼,“所有年级所有学校一律进行线上教学”已经不紧不慢过去大半个月了。

在这段时间里,和线上教学相关的新闻频频登上微博热搜。

几乎就没有歇下来过。

估计老师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花式出道。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复杂的打卡现场;

迷惑的直播进行时;

课上一半直播间被封;

全家围观网课直播…

这一场又一场精妙绝伦的直播现场,简直是比德云社都还能出笑点的段子聚集地。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前两天,闲下来跟我非常敬重的一位导师聊起了天。

她现在已经是院里的副教授了。

我问她网络教学的状况如何,是否顺利。

她感叹连连,说起一段接着一段的尴尬事迹,让我在另外一边捧着手机都哭笑不得。

她说那天在家直播上课,上着上着电话响了。

本来从前是没有上课接电话的习惯的,于是就跟往常一样按下了拒接键。

但是没想到这一按下之后电话又接着响起来。连着拒接两个之后,她纳闷地拿起手机,还对着直播话筒说了一句:

“同学们不好意思,手机一直响,我接个电话。”

电话接通,那边居然是副班长的声音。

原来她从上课到现在都没有把麦克风打开过,也没有习惯去边讲课边关注同学们在一旁的留言,结果干巴巴自己一个人讲了快十分钟。

我连声笑起来。

末了,我问她,您喜欢这种上网课的感觉吗?

老师变得滔滔不绝,像是积攒了很久的情绪突然之间找到了一个出口。

她说:

“不真实,让人没有安全感。”

“我站在讲台上几十年了,讲课只要看一眼同学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听课状态怎么样。但是现在听不见、看不着,就感觉是我一个人在演独角戏。

“网络不太熟悉好解决,慢慢用着学着也能熟悉起来。但这种没有互动反馈的不真实感,让人很难受。还是希望能快点回到课堂上的日子!”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听完,我突然有些感伤。

这段话就像是一把会拉扯人的锯子,一瞬间就能把思绪拉扯回到当我还在课堂上的时候。

那时候老师们的眼睛里就像是有对应人脑的读卡器似的,眼神晃过去就能点好几个不专心上课的人出来;

那时候正是阳光明媚的午后,上完下午的第一节课被教室里燥热的空气给闷地让人心慌,总是期盼着下课铃能快点打响,好冲到小卖部里去买两根冰棍儿;

那时候进老师办公室总要先喊句“报告”;

那时候学校规定,垃圾桶里不能有垃圾,桌子上不能有东西,引得全校都狂喷这是什么奇怪制度。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人们说,岁月凝成的珍珠偶尔放在地上是冰冷的,拿在手里却炙热烫手,会瞬间勾起和那片岁月里与年少的我们有关的所有回忆……

回忆里混合着那个不太便捷时代的各种新旧对撞的火星,但这些却未必是现在的年轻人所能有共鸣的,真是遗憾。

想起那些日子,那不仅是我们最美的时光,也是老师们最安心的时光。

弹幕点名的提醒,永远没有一击必中的粉笔头管用。

那时候老师的必杀技就是扔粉笔头,而且百发百中。

一个粉笔头仍过来,再加上一个使劲儿的大白眼,你心里一定在暗自发慌:

“完了完了!”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曾经一位网友在豆瓣上的留言火了很久,想必大家都看过:

“多么希望有一天突然惊醒,发现自己是在高一的一节课上睡着了,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桌上满是你的口水。老师用粉笔头打不醒你,跑来揪起你的耳朵,叫你好好听课。你看着窗外的球场,一切都那么熟悉,一切还充满希望……”

可无奈睁眼的现在,是满目弹窗的电脑,冰冷的触控板上再也不会有双目紧盯着你的严格。

曾经的粉笔头也也依然伴随着人们对便捷的需要而演化成一些由二进制代码组成的文字符号向你发来,你赶紧回复一个:

“好的老师,我知道了。”

但可惜的是,好不好,知不知道,只有你自己清楚。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前不久,“学术圈的师生关系”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频频被人讨论,什么样的老师才算是好老师?

很多人都赞同一点:

“好老师不仅仅要传授文化知识,还应该育人,而好老师的教育应随风入夜,潜移默化地留在每个学生的心里。”

我国著名的教育家陶行知先生曾说过:

“先生不应该专教书,他的责任是教人做人;学生不应该专读书,他的责任是学习人生之道。”

我开始理解我的老师为什么会说“不真实,让人没有安全感。”这句话了。

万青在《杀死那个石家庄人》里面唱道:“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

当疫情来袭,互联网推动着一切教育形式向前发展,但我们对教育的期盼却仍立足于过去。

这很矛盾,对老师来说,实在太难了。

你以为电脑那边的他们是从容不迫地教学吗?

怎么会呢?

他在担心他的每一句话你是否听得进去;

他在担心他的每一张ppt是不是足够清晰容易理解;

他费了好大的力气用衣架做起来的直播手机支架,他生怕一不留神就倒下来了;

他随时在担心网络好不好,稍有卡顿就是一个知识链条的断裂啊。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前段时间,有一个关于高三老师的热搜让我鼻酸了好久。

这位高三老师在开学班会的直播上,因为担心远程教学会影响孩子们的复习效果,居然忍不住在直播里掉眼泪了。

那些被直播逼疯的老师们,还要上多少次热搜…

对于成绩,老师有时候真比学生还急!

那些从不曾说出口的爱,其实就藏在每个日日夜夜里。

在可预见的未来相当一段时间里,网络世界会让人们的思考方式、处事方式像被控制了一般的雷同、无聊。

在成人的世界里,人们越来越害怕被群体抛弃,越来越视不同为洪水猛兽,越来越享受愚昧洪流中的踏实感,也越来越容易被煽动。

在不算漫长却起起伏伏的人生路中,在下一次幸福的相聚以前,我们都在各自的小世界。

希望在世界的某些角落里,我曾经的那些好友们也会在享受着如此迅速便捷的网络时,偶尔会回忆起那些在校园里的时光。

午后醒来,我还是坐在宽敞的教室里,没有无线网,没有手机,夏天的风轻轻的吹过淡绿色的窗帘,老师站在讲台上,迟迟不翻开书本步入正题,他苦口婆心地对我们说着:

“真实是你们对抗这个世界最大的武器。”

希望疫情早日结束。

再便捷的网课,也比不上一位站在你面前、慢条斯理地给你讲着人生道理的老师。

评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最近有一首歌突然爆红,我挖了挖背后的原因…

内地大发11选5

作到退赛,这不是她自找的吗?

诗与远方

当Jony J遇上吴亦凡绯闻女友,太辣眼睛了!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845
阅读量
51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